石家庄二中70周年校庆专栏 石家庄二中南校区 石家庄二中西校区 石门校区 润德校区 石家庄二中第一实验小学 石家庄二中校友录 石家庄二中心欣家园 防范非法集资
石家庄二中 微博
学生作品|用文字画一个年
发布时间:2019-02-25 09:15:01 点击次数:669

- 【一】玉镇 -

老实说,杭州是我至今去过最靠南的地方。近几年,我家养成了春节国内出行过年的习惯,依次去了西安、天津、济南,这次我们选择去杭州。

大年三十,从正定机场直飞杭州,再乘车去乌镇。西栅的游客相对来说还是不算多的(和大年初一的西湖对比)。路过染坊和剧院,踏在木质的小桥上,哒哒哒,声音闷闷的,又好像湿湿的,桥下安安静静流淌着的小河竟然真是碧绿色,青翠得像块玉,不禁令我这旱鸭子都有想跳进去游几圈的冲动。可惜,此刻我只能用手拨弄一下碧波,勉强沾沾水的福气。到了青石板路上,脚步声叩响心门,面前静谧的画卷让人心旷神怡,不由自主将心门打开得敞亮,享受一年中难得的休憩时光。

来到第一座石桥上,扭头望去,正巧有一艘摇橹船驶过不远处的另一座小桥,慢悠悠钻进桥洞,被船拨动的水痕懒洋洋地扩散开,像是有什么特别的气味迎面扑来,沁人心脾。

我真的纳闷那气味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错觉。若有若无,宛若乌镇这位游离的美人,永远浸在轻浮的雾中,弯嘴浅笑,眉眼晴朗。周边是一幢接一幢的亭台楼阁,木窗里人们在喝茶,木窗外有不知名的鸟停下整理羽翼,摇橹船的船公公歌声渺远,在碧绿水潭惊起涟漪,水鸭闲适;入耳是曲如绸,入眼是柳如烟,入鼻是香如佼人。我蓦地悟到什么叫做“小桥流水人家”,大抵就是如此场景!

石桥不能久留,良辰美景只能暂时存于手机中,回去慢慢欣赏。青石板的磕磕碰碰声响儿间,我们到了一处僻静的亭子中,如此僻静在这次旅行中仅此一瞬,罕见得很。在这里我们真真明白“一步一景”是什么样的感受。肃穆的棕色小亭蹲坐在一汪碧绿的美玉中,四周青翠草木弯腰想往玉中扎。

在这里拍照再方便不过,随便一个角度就是一幅完美的大作,水天一线,神我共生。石路绵延向深幽处,路边青青,腊月的日子里居然能看到绿草,能看到春花,我这个北方人实在是太稀奇了,不免在这里逗留多时,潜入开了花的枝丫之间流连不去。

回到平整的青石板路上,我们已经消耗了相当的体力,看着河里的摇橹船自然心生羡慕,决定坐上船,在玉中体会温润。

在船中,这块大玉似乎才算有了动静。天上的云被它捣得七零八落,明晃晃,粼粼波光。我们在船中自拍了好一阵子,才放眼细赏船外风光。在棕色的亭台楼阁间,我瞧见几抹鲜艳的红色,原来是挂上了中国结,我这才有今天是除夕的意识。正想着今儿个的年夜饭怎么处理,船上岸,天色不早,我们的确该好好考虑到哪解决这戊戌年最后一餐。

搜罗一阵子,天色愈发昏沉,万家灯火陆陆续续燃起,风转凉,街上依然人头攒动,店铺里传来浓郁的食物香味,我们拖着沉重的步伐终于逮到一个看上去不错的餐馆,钻了进去,空调的暖风仿佛个棉被先裹了我们一圈,最幸福莫过于如此。

暖洋洋的餐厅是暖色调的装饰,端上来的菜也是明黄色亮亮的。我们举杯,里面装着橙色的果粒橙,在金黄色灯光下,叮咚,碰杯,呈上新年的祝福。周围人声鼎沸,婴儿的哭声似乎都格外喜庆,洋溢着新生命无限的活力。先前盼过年盼得心烦意乱,此时可算是熬到这天了,我却不知怎地突然安静了下来。

说来奇怪,这座小镇明明到了人满为患的地步,到处都是嘈杂的脚步声、讲话声,乱七八糟的,本应惹人心烦,但我却像是什么都听不到,什么都看不到。眼前只有自然,只有那一滩玉,玉映着天地,山川,草木,虫鱼,鸟兽,尽收这方天地之间,吞噬一切嘈杂与慌乱,我们的灵魂得到洗涤与升华,平静、安详。这就是这座小镇的神奇之处啊!

年夜饭后,天已经完全黑了,走出门,发现居然下起了小雨,软绵绵的没有一点攻击力,比北方的雪还轻柔。人们纷纷撑起了伞,还有几把油纸伞也混了进去。狭窄、井然的巷道里,几盏小灯恬静端坐,月圆的颜色幽幽点缀着这条小道。出巷,灯火通明,水波纹荡漾,好一个祥和、清灵的夜色风光!此时河里的小舟人影都在光中像剪影一样被夺去了色彩,水下锦鲤终于探出头来成群嬉戏。

湿润的青石板,踏在上面的声音都脆生生的。就在我们讨论去留如何的时候,不知何处传来一阵悠远的戏腔。我们循着声,跨过桥,闪过人群,青石板嗒嗒、伞边沙沙,夜水波光欲留人,桂花糕甜腻邀客入座,我们依然找寻着那位佳人窈窕的身姿究竟何处。

拐弯,隔岸相闻,流光之间一座水中戏台腾空现影,挂着一幅巨大的牡丹图,一幅精美的工笔画!画像前一位红衣女郎咿咿呀呀,唱婉流转。隔着一层毛毛细雨轻覆上的淡然水印,佳人与戏腔若隐若现,忽近忽远,朦胧梦幻,一颦一笑无人看清,但那张俏面何如,每个人都默默地心知肚明。

所谓宁静,大抵就是如此。

在这里流连许久,我们打算回宾馆休息了。即使是下着雨,风依然十分不过瘾,对于北方人来说,舒服得让人不习惯。街道上没什么人,路边小店里一家人围在一起吃年夜饭、看春晚,一阵酒香钻进我的鼻孔。我们拖着疲惫的双腿,但灵魂依然在雀跃,蹦到我们的小屋。闭上眼,就已经是第二年了。

- 【二】灵水 -

大年初一,我们游西湖。

隔着一条小路,前方的人已经很多,那一定就是西湖了。我们走上前去,先是对面的远山缓缓飘出雾气,然后一块巨大的水晶平铺在地面上,阳光倾斜,恍若颗颗大小珠宝在湖内翻腾似的。

恍若是被哪个文人墨客用湿润的毛笔肆意勾勒出的一幅风景,湖与山朦胧在稀薄的雾气里,好像随时都可能有个美好的女子,撑着朱伞,踩着水面盈盈走来。波光潋滟,几盏翠色叶片投入西湖怀抱,我情不自禁俯下身去用手搅和一通水花,清凉,不刺骨,我甚至感觉到这湖水是甜的。

路过“断桥残雪”的石碑,我们终于走到了断桥上。只见大小船帆在湖中翕然,舟中两三粒旅人似在互诉衷肠、倾听佳话,水面白光烂漫,简直像沸腾一般。每每看见这样生动的水,我总萌生出一种想学轻功的幻想,在水面与叶林之间凌波微步、踏雪寻梅,踏水仅留圈泛泛,踩花只惹露水沾,仿佛天地广阔,四海为家,我本江湖一闲人!只可惜这样的幻想实在不现实,纵当今科技再发达,也没办法让人们体验一把传说中的轻功水上漂是何种滋味。

这里就是当年白素贞与许仙一见钟情的地方。青衣男子峨冠博带,玉树临风;白衣仙子气质如兰,风姿绰约。一眼万年的情缘古今一揆,此般令人情凄意切的孽缘也从来没见少。不管是传说还是现今,上天赐予人类“情感”,“情感”告诉我们何时该笑,何时该哭;命运无法操控,但心态是上天赐予人类前进的方向盘,从容达观的人拥有最灵活的轮轴,可以驶过千沟万壑。

我们坐船前往湖中的小瀛洲。下了船便是另一番景象,这里的湖水和乌镇的水一样,像碧绿的温玉,被蜿蜒的木桥和亭台分割成许多小块,小巧玲珑。小瀛洲朱阁绮户尤为多,林木参天,青翠欲滴,加上阳光普照,明媚得让人忍不住慢下步子细细欣赏。

小瀛洲最著名的景色是“三潭印月”,相信但凡是个中国人都对它有十足的印象:现版的一元纸质人民币背面印的就是“三潭印月”的美景。我们走了很长一段路,寻了很久才找到了这里。穿过亭子,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线,三潭间流走一只小舟,顺着小舟的方向,远处,传说中镇压白娘子的雷峰塔雄然屹立,嵌在绵延的山群中。我蓦地明白:自古以来众多文人墨客为何多钟情于此处天地。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”的称赞;“塔边分占宿湖船,宝鉴开水接天”的感慨;“未能抛得杭州去,一半勾留是此湖”的偏爱……

逗留许久,已是下午四点多,我们要去下一站——苏堤。夕阳已经明晃晃在西边招摇了,还落寞着的荷叶扎在湖水中低头浅眠。抬头是古木参天,鲜少有还枯着的树干,排队的大班人马都昏昏欲睡,低头看手机。排队等待着实无聊,大家纷纷把注意力转向头顶的参天大树,却有人意外发现:居然有一只小松鼠在树枝叶间穿梭游玩!它眨着黑洞洞的小豆豆,与身子等长的大尾巴顺着树干耷拉下来,林叶间扑腾扑腾流转得欢实!我们的眼睛顺着它的踪迹转,不一会儿就转晕了,因为我们陆陆续续又发现了第二只、第三只,甚至还有第四只!

没想到的是某一只小松鼠好像走了个神,倏地就摔了下来,娇小的身影划破人群一线惊呼!

人们躁动起来,昏沉的睡意一下子蒸发干净,只见那只小松鼠安稳地落在一个人的肩膀上,那个人把胳膊一抬,小松鼠顺着胳膊爬到树干上,一溜烟又躲进树叶中去了。

这个小插曲分外有趣,然而事情发生得太突然,我没来得及把这幕记录下来,只能用脑子装进记忆中去,加工美化,成为长远的回忆,在西湖,我看到了很多小松鼠!

船终于来了,我们赶紧缩进去歇歇脚。下船,踏上了对岸的苏堤。沿堤前行,惠风和畅,天朗气清,榆柳低垂,水波荡漾,大大小小的红木画舫驶在清澈的蓝色的流动宝石上,堤岸石头形状各异,青草宁静嫩绿,层层叠叠裙子一样绽开的花丛弥漫着水气的香味,人们的黑发被太阳打上一层金粉,细碎的阳光透过人群的空隙致以最真最贞最珍的暖意。

大年初二我们赶着早去了雷峰塔。很多人说晴湖不如雨湖,正好晴天雨天都让我们赶上了。

雷峰塔最吸引人的,当属登高鸟瞰西湖全景。登上第三层,出厅远望,层层叠叠的种类繁多的树木争奇斗艳,居然颇有一番重峦叠嶂的气势。远山只是静默着埋在雾气里,泛着春绿的华光。有寺庙隐匿在丝绸般的树林中,大概再往上走一点才能看到它的全景。

于是我们又向上爬了一层。一出厅,先是猛烈的狂风疾速如洪水般铺天盖地地灌来,吹得我差点一个趔趄。随后我把目光投向远方,竟是不由自主地惊呼了一声!

栏杆上沾染了玲珑的水滴,铜莲花与上空的铃铛呼应,铃铛在雨中混入细碎的脆响儿,那脆响儿渺远荡过了塔角,跌落到树林阴翳。树林儿的叶儿被狂风捎带卷走,散落在辽阔的朦胧的梦幻的青春的文静的西湖中去,几只小舟星星点缀,傍着愈发模糊的青秀远山,接连着的深沉的灰白云彩忧郁着,沉沉压在头顶天空、雷峰塔塔尖、每一座脊兽上的尘埃,尘埃顺着雨滴溅在红色栏杆上,零星地跳上我的掌心,清凉舒畅。

狂风吹动游客的发梢和衣角,天地苍茫间,仿佛只要一阵大风就能将我们刮跑,然而面前的湖、树、山、楼,却纹丝不动,直挺矗立,让人觉得这与生俱来的傲骨,天生就是为了迎接疾风的卷席。我蓦然感到,西湖、杭州、南方,不仅只是亭台楼阁、小桥流水、田园交错,更不乏气宇恢弘、傲视群雄、大气磅礴。

杭州,明媚如佳人,在水一方;杭州人,聪慧和善,锲而不舍,叱咤全球。

这一刻,扭转了我对这座城市的印象。

- 返航 -

机翼展开,重心稳在了这条水平线上。空姐落落大方地向我们鞠躬,我们收拾好东西,离开机舱,这里是石家庄,一股干冷的气流直刺骨髓,我深吸一口气——这才是属于我们的风!


分享: